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彩票人工计划 > 少白派京韵大鼓 白凤鸣

http://mvppartner.com/jgmc/242.html

少白派京韵大鼓 白凤鸣

时间:2019-08-05 10:02  来源:未知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签到排名:今日本吧第

  本吧因你更出色,明天继续来勤奋!

  本吧签到人数:0

  新040322

  该楼层疑似违规已被系统折叠

  白凤鸣(1909—1980)京韵大鼓演员,北京人。其父白晓山是八角鼓票友,白凤鸣八岁起向父亲进修演唱,后又向刘宝全的弦师韩永禄学会使用气口和板路,接着向兄长白凤岩进修控制声韵和唱腔。十二岁起头加入“宝全堂艺曲改良杂技社”,在北京大观楼、水心亭等处登台演唱,时有“神童”之誉。他十四岁时正式拜刘宝全为师。除 向教员和父兄进修外,还与京剧演员、文人学者广交伴侣,他曾与京剧名家王瑶卿、余叔岩、言菊朋、杨宝忠、杨宝森等切磋艺术,在念字、唱法、表演上受益颇多。王瑶卿曾向他指出,他的嗓音低厚,不适合唱乃师的高腔,该当像程砚秋学梅兰芳那样,按照本人的前提,独创一格。言菊朋及特地研究京剧谭派艺术的陈彦衡也频频向他讲,“清晰的口齿,繁重的字,动听的声韵,醉人的音”是对鼓曲演唱最主要的根基要求,必需从内容出发,达到清而不飘,沉而不浊,声调动听,音韵漂亮,才能独树一帜。并建议他在唱《战岱州》前多看尚和玉的《对刀步战》,唱《七星灯》前多听高庆奎的《孔明求寿》。谭派名票钟岳霖建议他向杨小楼进修若何摹拟人物的神志和表达人物的表情。白凤鸣虚心听取这些贵重看法,当真看戏、揣测,学到不少工具。颠末师友的教诲和开导,白凤鸣与白凤岩合作,按照本人嗓音较宽、调门较低的特点,在承继刘派艺术的根本上,恰当接收自创京韵大鼓白派创始人白云鹏的演唱技巧,配合缔造了以苍凉悲壮见长的“凡字腔”新腔。在创腔过程中,获得韩永禄和舅父王贞禄的协助。白氏兄弟先是按照唱词内容的需要,在《白帝城》、《单刀会》等曲目中,设想一些新腔。民国十七年(1928)内兄葛振卿协助他移植了不少后辈书唱词,如《伐鼓骂曹》、《罗成叫关》等,边立异腔边表演。在演唱《伐鼓骂曹》时,白凤鸣摹拟祢衡伐鼓,用单箭敲出双槌的鼓点,弦师共同吹奏〔夜深厚〕曲牌,以表示出祢衡这小我物的处境和心声,独具一格。

  鼓往今来:少白派京韵大鼓唱片谈

  鄙人认为作为少白派创始人虽然是由凤鸣先生演唱,但头功应推白凤岩(1899—1975)先生,白凤岩曾为鼓王刘宝全伴奏10年,珠联璧合。与刘分手后分心鼎新立异,创出了少白派曲目15段,广为传播。这一点上很是象杨宝忠先生与马连良分手后分心拔擢杨宝森一样,在门户的构成汗青上功不成没。

  我所听过的白凤鸣灌制有八张唱片,都是在20世纪30年代摆布录制的,录制的都是少白派独创的曲目。别离是蓓开公司的4张,《伐鼓骂曹》、《三本战长沙》、《战岱州》、《二本战岱州》和《七星灯》各一面;胜利公司的4张,《建文帝落发》、《方孝孺骂殿》、《罗成叫关》、《汜水关》。都是由白凤岩和白凤岐伴奏的。彼时凤鸣先生的演唱还留有稠密的刘派踪迹,但唱腔上曾经由凤岩先生翻新,特别是凡音和甩腔的处所曾经与刘派有区别了。

  少白派京韵大鼓曲目有十五段,《战岱州》、《七星灯》、《建文帝落发》、《伐鼓骂曹》、《红梅阁》、《狸猫换太子》、《罗成叫关》、《怀德别女》、《方孝孺骂殿》、《氾水关》、《樊金定骂城》、《哭祖庙》、《贞娥刺虎》、《窦公训女》、《拷童荣归》等。

  此中《三本战长沙》(即《马失前蹄》)传播最广,因为唱片时间所限,与舞台演唱的有所区别。

  《战岱州》是《宁武关》的前部,描写周遇吉与闯王对阵,岱州失守的故事,刘宝全40年代初曾表演数次,但少白的此曲要早于鼓王。

  鼓往今来:少白派京韵大鼓唱片谈

  《伐鼓骂曹》凤鸣先生留有录音,会唱《伐鼓骂曹》的还有林红玉、张玉昆、筱映霞、陈玉华等位,其哲嗣佳林先生也会唱,都是单键伐鼓,后骆宿将其改为双键击花盆鼓,虽然是立异也是很成功的,但今多认为这是成长,其实否则,鄙人认为起首单键很难,比双键要下的功夫更大,双键虽然要双手腕力平衡,但单键要击出双点来非要下很大功夫才行;其二,插手“渔阳三挝”的鼓套子,由京胡伴奏,粉碎了音乐布局,呈现搁浅;其三,少白的“夜深厚”一手伐鼓,另一手要以板共同,既提高了难度,又漂亮动听;其四,骆派的文句改得不如少白的好。鉴于上述缘由,鄙人认为少白派此段的更好,只是难度大还需要有好弦师的共同,我也无意贬低骆派,骆老的演唱已被世人认可,更能通俗易懂,只是今人再演唱此段贫乏骆老的意境,并且伐鼓的功夫很不外关,虽能博得掌声但实不讲究。

  听说“少白派”京韵大鼓取得成功当前,韩永禄曾写信来,暗示但愿白氏兄弟同意由韩将《红梅阁》等数段曲目教授给其新收女门生骆玉笙(小彩舞),白氏兄弟欣然同意。所以今天《红梅阁》成为了骆派代表作,良多人轻忽了其最早是少白派曲目,虽然少白派传人不多,但不该忘记其唱腔的创作者。

  鼓往今来:少白派京韵大鼓唱片谈

  《罗成叫关》是传唱较多的,孙书筠和桑红林、刘凤霞等都有录音,但孙教员和桑教员的唱词不太一样,与少白派的词个体处所也有收支,但都唱得太美了,从豪情上更为丰硕,此刻只要杨凤洁此段可谓典范,根基上是桑教员的唱词,但她作为桑、孙二老的弟子,将此段演绎得很是贴切,也很是动人。

  《七星灯》有骆老录音,岚云教员录音最能反映少白的气概,林老和孙老演唱此段也很是拿手。

  《狸猫换太子》凤鸣先生留有录音,已出光盘。

  其它几段有的本是白派曲目,唱词由后辈书移植,但少白派都作以点窜,特别《樊金定骂城》少白派是中东辙的,《哭祖庙》也与白派辙韵唱词都分歧。

  别的解放后有一些新曲目。《桃花庄》以林老最为拿手,桑、红林、良小楼、骆玉笙都有录音;《鲁达除霸》孙书筠教员有录音;《将相和》、《借春风》和《水淹下邳》新岚云都曾演唱,传说中还有一段中东辙的《白门楼》,可惜没有见过,不外这些都能够算做少白派曲

  鼓往今来:少白派京韵大鼓唱片谈

  文:紫气东来

  打开今日头条,查看出色内容

  【偶咪兔佛】白凤 鸣和少白派

  以前发过一点,但愿能够与这篇互做弥补

  ——不管挨不挨着我只想说:都躲开点我要水经验了~\(≧▽≦)/~